彩多多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 彩多多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北汽蓝谷两年亏损超117亿:极狐成为破局关键
发布日期:2022-04-29 11:23    点击次数:13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杜巧梅、何芳 北京报道 在2020年亏损64.82亿后,2021年北汽蓝谷(600733)的业绩依然不容乐观。

3月26日,北汽蓝谷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北汽蓝谷全年营业收入86.97亿元,同比增长64.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44亿元,亏损同比减少12.39亿元;2021年,北汽蓝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9.85亿元,现金流转正。

从账面上来看,虽然业绩有所好转,亏损幅度实现收窄,但不可否认,北汽蓝谷的业绩依然不乐观,仅2020年和2021年两年,累计亏损金额高达117.26亿元。

对此,北汽蓝谷方面表示,主要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及原材料供应短缺等影响,产销量未达到预期,现有毛利无法覆盖固有成本费用,对业绩影响金额约20-25亿元。同时,持续的营销和研发投入影响了公司业绩。财报显示,2021年北汽蓝谷研发费用为12.08亿元,同比增长24.14%。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了1.6倍。而北汽蓝谷2021年的销量仅为2.6万辆,同比仅微增0.82%。即便是公司重点打造、并打上华为烙印的高端新能源品牌极狐,2021年全年批发量也刚刚超过6000辆,终端零售仅有4993辆。

在外界看来,尽管入局很早,但面对近两年来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北汽蓝谷和极狐已经落后。

可喜的是,以刘宇、代康伟、樊京涛、王秋凤为核心的管理团队正在全力以赴,并确立了今年全年10万辆的销量目标。其中,极狐的销量目标为4万辆,北京品牌新能源车销量目标为6万辆。

以目前销量来看,若完成2022年销量目标,北汽蓝谷销量将同比预增282%,其中极狐品牌销量将同比预增701%。

“极狐对我们是新的品牌,是北汽集团高质量发展的关键。”3月25日,北汽蓝谷总经理、北汽新能源总经理代康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2022年,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面临原材料及物流成本上涨、芯片供应短缺等一系列挑战,小米、百度的入局以及更多自主高端新能源产品的投放,北汽蓝谷将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环境。极狐,需要加速奔跑。

极狐的使命

 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准确抓住过新能源汽车行业风口的北汽蓝谷,也曾经走出一波很好的行情,但目前的竞争态势并不乐观。

2009年元旦,以科技部、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共同启动的“十城千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工程”为开端,我国新能源汽车开始了大规模产业化之路。

也是在2009年,北汽蓝谷由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发起并控股,成为我国首家独立运营、首个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首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首批试点国有企业员工持股改革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公司成立初期,北汽蓝谷以微型车、小型车等经济适用型入门级别产品为主,凭借较高的性价比优势迅速抢占细分市场,在网约车、出租车等以运营、出行为主的纯电动车市场打开了一条通道。当时EC系列作为代表车型,是北京地区重要的出行工具。曾被视为纯电动汽车领域的“占号神器”。

2018年,北汽蓝谷新能源销量就已达到15.8万辆,已连续7年蝉联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冠。而这也是北汽蓝谷的销量巅峰。

也就是在这一年,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其上市公司北汽蓝谷成为国内资本市场新能源整车第一股。

不过,隐患也将显现。北汽蓝谷销量过度依赖B端市场。以2019年数据为例,其中有70%的贡献来自B端,产品主要面向网约车、出租车以及公务用车,私人用车市场的贡献率占比不到30%。

2020年,随着网约车逐渐进入成熟期,北汽蓝谷销量也一落千丈。北汽蓝谷遭遇了成立十年来最大的销量危机。受市场环境及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北汽蓝谷全年销量仅为2.59万辆,较2019年的15.06万辆下滑了82.79%。

当然,面对2020年的销量颓势,北汽蓝谷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当时的C端市场已无其立足之地。

除此以外,率先发力高端市场、被北汽蓝谷甚至北汽集团寄予厚望的高端品牌极狐,自产品上市以来,市场表现平平。

2021年,在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的单月销量纷纷破万的对比之下,北汽蓝谷全年销量仅为2.6万辆,其中极狐全年批发量仅为6006辆。同时,从当前推出的两款产品来看,极狐目前尚未形成爆款现象。

与华为深度合作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自去年上海车展亮相已经接近一年却依然没有批量交付,外界质疑声音不断。

有业内人士认为,极狐传播的太早了。“真正搭载华为系统的极HI版吊足了消费者胃口但是将近一年时间还没有批量交付,这个周期多少拖的有点过长。随着汽车销售越来越像快消品的节奏,广告已经打出去了,但是铺货没有跟上,的确有点遗憾。”

针对极狐目前的销量,极狐总裁王秋凤表示,“极狐推出的产品正处于爬坡之中,去年底的终端月销量超过了1000辆。此外,从当前订单来看,今年一季度已达到去年一半的销量。”

尽管销量规模不大,但代康伟认为,极狐承载了北汽蓝谷的初心,为此,公司以高端品牌极狐为着力点,向高端制造转型。

“目前,新能源汽车从政策驱动走向市场驱动,消费者对新能源的接受度远大于供应链端对新能源发展的预期,如何让新能源行业实现从尝鲜到普及、推广,我认为是需要先从高端走起的。如果没有一定的新技术的加持,没有高端、豪华的定义,是没有办法支撑消费者购买力的,所以极狐承担的使命是真正兑现当年在成立这家新能源公司的初心——在新能源板块持续稳定发展下去。”代康伟告诉记者。

多方突破

虽然这两年北汽蓝谷陷入亏损,但其也在努力寻找突破的方法。

早在2020年8月,北汽蓝谷就募资55亿元,用于极狐品牌高端车型开发及网络建设项目、5G智能网联系统提升等项目。2021年5月,北汽蓝谷募资的55亿元投入旗下智能新能源汽车业务。其中,极狐高端电动车型开发及网络建设项目拟投入资金约26.28亿元。

“虽然这两年北汽蓝谷面临困难和挑战,但是研发的投入依然占比非常高,去年大概占到20%以上,今年研发投入还会翻倍。这是为了应对2023年、2024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提升产品力,塑造企业经营的成功灵魂。”代康伟告诉记者,为了走出低谷,北汽蓝谷将进一步聚焦主营业务,把精力和投入集中放到极狐和BEIJING两个品牌上。

此外,为适应市场对品质要求的提升,北汽蓝谷在2021年进行了深度改革,以稳定经营、产品升级、结构调整、做强极狐为主线,努力开拓C端市场。

在组织机构上,北汽蓝谷进行了内部改革,大力启用一批年轻的专业人才。

在研发上,北汽蓝谷已与华为、麦格纳、滴滴、宁德时代等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北汽蓝谷与华为已展开深度合作,联合设立了“1873戴维森创新实验室”,共同打造世界级的智能电动汽车。

据了解,极狐与华为共同打造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预计于2022年上半年批量交付,成为全球首款支持城市道路智能驾驶的量产车。

“今年将在产品上持续发力,结合2023年两款A级极狐产品——一款SUV,一款轿车,整个极狐产品矩阵会进一步丰富。”代康伟告诉记者,现在的节奏是每半年一款,2023年之后的产品将更趋向于场景,明年下半年会推出针对特定人群的场景化的产品。

在渠道上,极狐将在2021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快布局。截至2021年底,极狐汽车已累计完成授权的建设网点超过120家。尤其是在高端纯电市场销量占比80%以上的15个重点城市,已实现100%覆盖;对具有潜力的21个城市,也已完成35家店面的建设。预计2022年,营销店面达到150家,并计划在2025年做到覆盖100+城市、380+家网点的营销服务网络规模。

下一步,如何增强在私人消费市场的竞争力,从而通过规模效应带动降本增效,是极狐亟需解决的问题。尤其是在面临原材料价格上涨的2022年,现车价格的“涨”与“不涨”,对极狐而言既有矛盾又有压力。

“原材料价格,今年非常不乐观。如果国家层面、行业层面的高层开始关注这件事,这可能是短期行为。但当下的状态对极狐来说无疑是面临着成本压力,甚至面临供应的压力。目前市场发展速度远超过供应链体系的预估,自然就会出现短期的供需不平衡的问题。”代康伟表示,成本和供应的挑战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极狐也不例外。

针对价格是否调整的问题,北汽蓝谷副经理、北汽新能源常务副总经理樊京涛表示,目前也在做探讨,不可能不调整。

“极狐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目前正在考量是调价格还是调权益。”樊京涛告诉记者,极狐主销产品定价在30万元以下(补贴后价格),尴尬的地方是,如果调整价格就要冲破补贴线,对消费者而言,没了补贴终端售价会更高。因此,要考虑调整权益,包括金融的贴息、置换的补贴等客户权益。此外,近期将推出两款车型,有些车型在配置上会做一些调整,通过这种方式应对原材料不正常的涨价现象。

不可否认,在中国央企和国企中,北汽是最早布局新能源、并且独立发展、最早布局新能源高端品牌的企业,没有之一。北汽新能源也曾经走出一波很好的行情,但目前的竞争态势并不乐观。真正留给北汽集团、北汽蓝谷、极狐管理层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