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多多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 彩多多 > 服务项目 >
服务项目
“ 07 快男”团综上线了,但他们改变内娱综艺了吗?
发布日期:2022-07-14 11:53    点击次数:179

来源:娱理

7 月 5 日,属于陈楚生、苏醒、王栎鑫、张远、王铮亮、陆虎的 "0713" 团综《快乐再出发》终于上线了。从无到有,历经 79 天。

这 79 天里,网友们在微博上见证了 "0713" 团综的招商,也不断翻出 6 位艺人过往 " 黑历史 ",助他们登上热搜。作为制作公司的大千影业,除了加紧推进《快乐再出发》,还迎来了《闪亮的日子》第二季回归,赖美云、张紫宁、李润祺等人陆续加入,节目阵容逐渐壮大。

几档节目接连上线,让外界注意到原本专攻后期的大千影业正在转向全线制作,其 CEO 赵林林曾将这次寒冬下的转型归结为:" 我想探讨,内容到底能不能回归内容?我如果不以流量为主导,我做的东西它有没有价值?它的价值能不能被人看到?"

《快乐再出发》

就在上个月,娱理工作室来到《闪亮的日子》夏日音乐会拍摄现场,发现这里几乎变成了内娱爱豆集结地,仔细一数有 20 多位艺人,共带来了 19 组表演。台下有粉丝,门外有站姐。

《快乐再出发》播出时,播出平台也从老伙伴芒果 TV 扩展至东南卫视,节目有总冠名,有中插广告,不再像 " 蘑菇屋 " 几个月前的 " 裸奔 " 出现。

如今看来,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但是再一次见到赵林林时,他说一切远没有想像的那么好。

《闪亮的日子》第二季

"0713" 变了吗?

《快乐再出发》第一天拍完已是深夜。

收工后大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全部聚在一起复盘今天的拍摄。" 大哥 " 陈楚生很坦诚地说:" 我觉得大家今天有点绷得太紧了,有些东西给的太满了,不用那么满。"

从《欢迎来到蘑菇屋》到如今的团综,"0713"6 个人再次站在镜头前,心态上多多少少都有了些变化,这是肯定的。当团综背负了太多期待,艺人难免会担心给的不够," 拍完要是剪不出东西怎么办?"

还有一些变化是更直接的。比如王铮亮、苏醒纷纷开始减肥,前者吃上了代餐,后者去打了瘦脸针;陆虎超话的粉丝签到数从早前的不过百人,整整翻了十几倍。受到的关注越多,谁都想表现得再好一些。

后来赵林林直接宽慰大家:" 拍团综不用考虑那么多,你们就沉浸在旅程里该干嘛干嘛,剩下的都交给我们。" 一个规律是,如果拍摄者的状态不再放松,好的综艺效果就更难出现。

赵林林不想再复刻一个 " 蘑菇屋 ",又是找个地方让 "0713" 坐着唠嗑、玩游戏,把 2.5 集内容抻长到 7 集。他觉得应该给观众新的内容刺激,否则太像敷衍了事。" 也不可能一直聊八卦,我得让他们的节目长期做下去,不能一季就把大家消耗完了。"

即便一开始就决定去 " 探岛 ",拍摄过程依旧非常曲折。

5 月 3 日,赵林林开始和艺人正式沟通团综的事,拍摄日定在 5 月 22 日,团队的筹备时间不到 20 天。结果团综拍摄地由于不可抗力的因素,在 5 月 10 日必须得重新选址,临近开拍前一周才找到如今的象山,勘景时间少之又少。

时间紧,任务重,开拍后团队几乎在连轴转。

一个比较合理的户外综艺拍摄流程是,几组人马分头行动,嘉宾在 A 点拍摄时,应该有人提前去 B 点勘探、彩排、演练,甚至在拍第一天内容时,就应该有工作人员去测第二天的剧本。

但赵林林只有 1 组不到 15 人的编导团队。" 我是一口气拍完 7 期内容,有的时候都是临时码人,比如上岛没多久赶紧跟编剧说:‘你不用跟拍了,赶紧回去写本吧,没有多少时间了。’到后面直接都没有本了,因为跟不上了,变化太大了,我们只能搞个大框架看 6 个人怎么往里填。"

不过少了剧本的条条框框,也意味着嘉宾少了许多束缚,6 个人的拍摄状态也会更加自然。

据赵林林透露,录制的第四天海边迎来雨过天晴,大家临海搭起帐篷,晚上还组织了篝火晚会,不知谁率先跳起王心凌的《爱你》,场面一度非常 " 舒展 "。

" 因为玩得太嗨了,生哥(陈楚生)突然开始喊我的名字,边喊边说:‘赵林林!你跟他们讲!不要录了!一起来跳舞!’我们就一起嗨,一起喝酒,所有人围着篝火开始绕圈跳舞,大家都特别开心。"

《快乐再出发》,陈楚生

招商变好了吗?

有了总冠名和中插广告,《快乐再出发》赚到钱了吗?

赵林林告诉娱理工作室:" 这次我们(大千影业)不只是制作,也是出品方,投了一半的钱。如果我们没有出钱,团综还真得等招商完全到位才能开始,因为招商期太短,客户决策也慢,希望后续再做节目可以等商务完全定下来再开动,要不然风险还是蛮大的。"

事实证明," 蘑菇屋 " 的爆火未能撬动品牌市场的资金流向,想为 "0713" 团综买单的人还是少数。

但制作公司变出品方,在综艺寒冬更是一个罕见的事。

此前娱理工作室曾探访恋综赛道的头部制作公司,尽管接手的项目从 Q1 排到了 Q4,完全不存在没活儿干的情况,但公司负责人表示所有项目均是 " 承制方 ",只拿制作费,绝不会投钱做项目。这个运转逻辑也非常能理解,恋综再省钱也需要千万级的投入,一旦赔钱,对制作公司绝对是一次重创。

另一边,行业里数一数二的头部制作公司,几乎是平台稳定的重点综艺合作伙伴。比如王征宇的合心传媒,严敏的闻脉文化,手握《向往的生活》《哈哈哈哈哈》《新游记》《说唱新世代》等节目,不存在投钱才能做项目的可能。于是,刚刚转型、在制作领域处于中间梯队的大千影业,面对的是一种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况。

对于视频平台而言,招商到位更是如今绝大部分综艺启动的准绳。许多平台的腰部综艺、甚至 S 级综艺在今年没有迎来新一季的诞生,降本增效、开源节流成为各个大厂贯穿全线的硬指标。

但赵林林不想等了。他认为 "0713" 的团综应该一鼓作气,赶在暑期档之前上线,绝不能搁置太久。最后,自掏腰包成为唯一的解决方法。

" 我觉得这钱花了值。首先,起码控制了制作的主动权,我们是和艺人在一起共创内容。其次,录到第二天我就感觉这个节目能成,播到后面可能会有商务陆续进来,走贴片广告的模式,这样的话回本还是很有可能的,我有这个信心。"

不靠招商能赚钱吗?

这不是大千影业第一次投钱做综艺。

走向幕前的第一个项目——《闪亮的日子》,就是由大千影业出品、腾讯视频播出,二者采用类分账剧的合作模式,全集均为会员专享,后台多一个有效会员播放,大千就有一笔收入。

这可以说是赵林林的一次 " 实验 ",他想尝试用会员拉新收益覆盖节目成本,走出一条不再依靠广告招商的新路。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只能说 " 革命尚未成功 "。赵林林直言《闪亮的日子》现在来看还是会亏,只不过 " 是小亏不是大亏 "。

节目上线后的前十周,团队在收益上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正向反馈。尤其是今年过年期间,用户分流严重,按照与平台的合作方式,团队更新一期每天的收入只有四位数,而一期的制作成本却有六位数。赵林林只能被迫选择停更。

" 那会儿就是很绝望,觉得这个事情可能不行了。现在想想,要是我们的产能能跟上的话应该坚持,反正这事儿挺遗憾的。"

《闪亮的日子》第一季

转折点发生在第十周。当时《闪亮的日子》只有 1 个 1000 人粉丝群,还没满员。等到四月 " 告别会 " 那一期上线后,节目官微每天都要开一个粉丝群,很快就会满员。节目播了一周,他也整整开了 7 个粉丝群。后台的会员观看人数实现激增。

但理性来看,这套制作方式并不适用于所有制作公司。

直到今天,走分账模式的《闪亮的日子》还没有让大千影业真正收到一笔款项,所有 " 收益 " 都是挂在后台的数字,要经历非常繁密的流程。但节目做到现在,投入已达八位数,如果不是一家大公司、没有充足的现金流,谁都无法承担如此庞大的成本。

那能不能不做 " 养成 ",直接上线即回本?

首先要捋清一个问题,为了摆脱有广告才能拍节目的旧有逻辑,上述分账综艺的模式转为依靠平台会员获得收益,所以只做会员专享的内容。试想一档会员专享、非 S 级的综艺怎么能做吸引众人进来观看?让非会员都要买会员来看?无外乎两点:一是嘉宾阵容足够吸睛,二是内容做得足够吸睛。

前者几乎没有可能。也是两点:内娱综艺做到现在,什么神仙打架的场面都看过了,还有哪些明星没到综艺里走过一趟?再者,如果嘉宾真是顶级配置,可以引发更多舆论关注,平台为何不拿着这些阵容自己招商,努力把节目做成 S 级爆款?

再说靠内容迅速吸引用户,这一点不只是分账综艺的目标,也是市面上每一档综艺的目标,更是长视频近年来一直想要攻克的难题——把用户注意力从短视频、直播等其它娱乐内容里夺回。这是一个更漫长的战役。仅看这两年,能肩负起如此重任的节目又有几个?

所以尽管在尝试走出新路,赵林林也忍不住呼吁同行、尤其是规模并不大的中小型制作公司,千万不要自己投钱做节目。

在他看来,《闪亮的日子》本质是一个养成类综艺,必须要有前期的投入才能让嘉宾渐入佳境,而嘉宾一旦被培养出综艺感,或者彼此之间产生磁场,才能涌现好的综艺内容,吸引更多观众卷入,让节目拥有一定的长尾效应。

" 我们做一点能够改变行业的东西,改变一点点,就足够了。"

—— " 您觉得现在有什么被改变了?" 我追问。

" 最简单的,大家现在不‘唯流量论’了。至少这一点变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