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多多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 彩多多 > 服务项目 >
服务项目
金曲奖缺“金”
发布日期:2022-07-06 12:20    点击次数:64

作者 / Gold

7 月 2 日,带着感怀的情绪,第 33 届金曲奖在高雄巨蛋体育馆圆满落幕,这一届的奖项得主大多意料之外,却没有那么情理之中。

徐佳莹凭借《以上皆非》获得最佳单曲制作人奖项;李权哲以《爱情一阵风》获得最佳专辑制作人,内地摇滚教父崔健凭借《飞狗》获最佳华语男歌手,成为内地首位金曲奖歌王;蔡健雅凭借《DEPART》囊括了年度专辑、最佳华语专辑、最佳演唱录音专辑、最佳华语女歌手四项大奖,四封歌后,超过张惠妹成为歌后奖杯最多的歌手,是当日全场最大赢家。

而其余备受关注的奖项中,年度歌曲由茄子蛋的《爱情你比我想的阁较伟大》斩获,最佳作曲、作词人的得主分别是 HUSH 和熊信宽。

关于这份得奖名单,不少网友和歌迷感叹,比起以往的声势浩荡,今年的金曲奖着实黯淡,横扫港台内地热搜话题榜的现象已然不在,金曲奖的 " 金 " 字终究是暗淡了。

原形毕露

回顾金曲奖历史,它的辉煌发展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金曲奖成立之初,适逢电视业界和乐坛调整变化,当时金钟奖删去男女歌唱演员奖,金鼎奖却包含了唱片类奖项,电视台又重新拟定了艺人合作方式,歌手不再是电视台签约之列。此时,金曲奖前 3 届在《好歌大家唱》中累积的口碑发挥了效用,并在随后 4 年间成为台湾流行音乐的最高荣誉活动。

为使金曲奖发展成为国际性音乐活动,金曲奖第 8 届开始与唱片金鼎奖合二为一,拓展音乐品类,重新设计奖项,开始接受世界华人作品参赛,第 9 届又取消参选者国籍地区限制,并增设奖金,原由民间团体参与主办的金曲奖在各界人士的支持推动下,成为华语音乐的最高荣誉之一。

最开始,金曲奖最被津津乐道的是其评选规则无边界。相比较各大颁奖典礼的条条框框,金曲奖显得自由很多,30 多年来,它的最高评选规则就是 " 无规则 "。而无限制的 " 自由 " 会带来混乱。

只是彼时,陈奕迅、周杰伦、林俊杰、王力宏、罗志祥等各路大神打得难舍难分;莫文蔚、孙燕姿、蔡依林、萧亚轩、王心凌、张韶涵等天后又是诸神乱战;女子团体奖 S.H.E 和 Twins 难分高下;男子团体五月天虽是霸主,八三夭、信乐团等人仍虎视眈眈,新人奖更是 " 怪物 " 辈出。

因此,当天王天后、词曲霸王逐渐隐退,怪物新人们各自寻求到安逸后,金曲奖制度埋下的争议和弊端开始显现。

目前金曲奖的奖项设置,仍是以演唱类、演奏类、技术类等大分类区分,基于此再细化成语种、专辑制作、MV、技术、装帧等工种领域,另设立特别贡献奖、评审团奖等共 29 个奖项。

而金曲奖主要是评审团制,其中存在讨论和投票环节,在这些环节中,评审人数通常按照奖项比例划分,负责评审客家语、台语等语种类的工作人员较少,直接导致了小语种很难在年度综合大奖中出头的现象,再加上总召本人的意见很可能会左右整个结果,近年来常会出现 " 爆冷 "、" 德不配位 " 的情况发生,时间一久,看客和歌迷们自动会认为,金曲奖的得奖结果并不是对某一领域的表彰,只是一个具有个人意向的参考。

" 胳膊 " 与 " 大腿 "

有音乐人曾说," 商业化和艺术性就像是胳膊与大腿的关系,音乐若想实现变现和生存,商业化与艺术的融合比例很重要。"

受到日韩文化影响,再加上环球、百代、艾回的侵入,本世纪初台湾各大唱片公司迅速崛起后,初期采用的音乐商业化形式是偶像剧与唱片并行。台剧鼎盛时期,《天国的嫁衣》带红了王心凌,《海豚湾恋人》捧出了张韶涵,《终极系列》成就了飞轮海。

单纯的音乐界,词曲创作阵容仍有姚谦、方文山等人坐镇,后有华研国际词曲创作大赛等活动在续命,郑楠、张家玮等词曲作者一度撑起了台湾华语乐坛的一片天。

然而随着全面推进商业化、资本化后,艺术的比重急剧下降,前任归隐,后继无人,台湾偶像剧又开始没落,此音乐商业化的主要对象变成了音乐人,《我可能不会爱你》和《旋风管家》带出了韦礼安,《醉后决定爱上你》《败犬女王》捧红了严爵,《钟无艳》带火了毕书尽,台剧再度崛起时,《华灯初上》又强势向世界输出了告五人。

只是,时代变了,社会环境也变了,尤其是当金钟奖开始卷入派系斗争后,金曲奖从歌手作品一较高下,变成公司、派系之间的较量,本次 " 隶属于环球国际的崔健爆冷门夺歌王,蔡健雅 4 度荣获歌后 " 新闻一出,大众又将此事与公司较量联系在一起,并默认这是环球国际音乐的胜利。

前日,萧亚轩一身大红色礼服现身金曲奖颁奖礼担任嘉宾时说道," 我从 99 年出道后,发行了 16 张国语专辑,从来没有入围过金曲奖。" 并提及了曾多次合作的音乐人姚谦,随后网友们想到了萧亚轩的专辑《1087》,这张 2006 年发行的专辑现在仍然可以秒杀四方。而当日同台的蔡健雅,近年的歌曲更像是 " 高人 " 失去了对手后随便交交作业。

华语乐坛在退后,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在商业和流量占据视线后,这一届的金曲奖自然只剩下小 S 和新姐夫具俊晔的亲密互动,伤后回归大众视线的萧亚轩、以及 SHE 的田馥甄出席、周杰伦祝福等话题。

即便艺术性极力挣扎,在整个商业资本为主的大环境下,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真正能够沉淀出来的精品便越来越少。

挽回颓势

以往,金曲奖的下届预测总是在本届颁奖结束一段时间后,而今年,金曲奖相关词条的热度和在榜时长均不如 "B 站与杰威尔音乐合作 ",在颁奖过程中星光暗淡、冷门迭出的情形下,歌迷们早早的在颁奖未结束之时,就做好了迎接下一年作品的准备。

首先,金曲奖颁奖礼结束当天,周杰伦更新社交平台,在恭喜金曲奖获奖者的同时,为新作品预热,之后又再次更新 INS,再度确认回归,新专辑《最伟大的作品》MV 将于 7 月 6 日首播,7 月 15 日正式发行。

明年上半年,台湾乐坛将再次开启女王时代,目前确认回归的有本届最佳单曲制作人徐佳莹将推出新专辑《给》,才女陈珊妮会推出作品《调教》,以伤心类情歌闻名的 A-Lin 则有《LINK》,戴佩妮也会带来新作品《被动的观众》,萧亚轩已经处于收歌状态,但能否赶在今年年内推出还是未知数。

其余,传出回归消息的还有梁静茹、张韶涵、杨乃文、陈绮贞等人的新专辑,男歌手中,吴青峰也可能以个人或苏打绿(鱼丁糸)的形式发行新专辑。从目前已定和待定回归的阵容可以看出,明年的金曲奖虽不能确定挽回盛世,但至少不会像今年一样落得万人遗弃的结局。

纵观金曲奖和华语乐坛衰落的原因,除了主观上的大环境落差和商业过度外,消费者和创作者的行为习惯偏好也起了决定作用。

创作者中,能够沉下心来去寻觅和创作优质音乐的人越来越少,甚至很多人都沉溺在辱骂现状,又去流量口水歌讨饭的现状之中,而消费者中,被饭圈文化侵蚀之人则党同伐异,缺乏客观考量,并担任起了刽子手,全面抹杀掉其余消费者的发言权。

如果不能改变这一现状,未来的金曲奖仍然会落得与本届相同结局,我们可能永远也回不去那个风格各异、百花齐放的乐坛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