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多多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 彩多多 > 产品中心 >
产品中心
《浪姐3》太讽刺:内定的吴莫愁被淘汰,同组的黄小蕾沦为牺牲品
发布日期:2022-06-07 12:28    点击次数:155

《浪姐3》目前只播出了两期,一公舞台我们都还没见到,但录制的行程可一刻都没停过。网传消息,《浪姐3》的三公早前已经录制完毕,被淘汰的是阿雅、黄奕和刘恋,加之一公淘汰的吴莫愁、黄小蕾,二公淘汰的赵樱子,30个姐姐只剩下24位。

从网传已淘汰的6位姐姐,在短视频平台发的最新动态来看,阿雅的IP归属地在四川,刘恋的是北京,赵樱子的在浙江,黄奕、黄小蕾的在湖南,吴莫愁的IP从之前的黑龙江变回了湖南,估计还在湖南的3位姐姐,要么有人复活了,要么工作行程依旧是在湖南。

对于吴莫愁的首轮公演就被淘汰,肯定有不少人为她打抱不平,毕竟初舞台带来了如此炸裂的唱跳表演,以15票的绝对优势当选了一公的队长。

在名气和实力上,比吴莫愁要弱半截的姐姐不在少数,第一轮公演怎么轮都不应该是吴莫愁淘汰;之后不久网上就爆出了消息,称吴莫愁是最后一个敲定的姐姐,此时的吴莫愁已经安排了其他的工作行程,无奈只能签订协议,内定一公以淘汰的名义离开,至此,大家的“意难平”才缓缓褪去。

而黄小蕾呢,应该是和毛俊杰一样,去年参加了芒果台的另一档综艺《听姐说》,然后定下来的,两个都是御姐范儿。

说到黄小蕾,估计不少人认识到她大大咧咧、豪迈爽朗的性格,都是通过《听姐说》这个节目,后来凭借爆火年代戏《人世间》里的乔春燕一角,让人们进一步看到了她的实力。

在《听姐说》里面,黄小蕾的脱口秀也是很出彩的,毕竟是实力派演员出身,台词功底和节奏都非常好,由此也赢得了不少观众的喜欢。

这次在《浪姐3》的初舞台上,除了6位预备队长先行表演,黄小蕾第一个上台,演唱了一首自己的原唱歌曲——《给姐姐扎起》,属于川话摇滚rap,一下子就把舞台给点燃了,尤其是ending pose,超级帅。

表演完下来的时候,其余姐姐都纷纷站起来给她鼓掌,郭采洁、薛凯琪、吴莫愁她们都直呼“太棒了”,哪怕是听不大懂中文的郑秀妍,都赞叹“such a big energy”,可见黄小蕾的这个solo是有多吸引人。

初舞台solo结束后,就到了选人分组环节,黄小蕾加入了那英战队,与吴莫愁、王心凌和吴谨言组成一组,演绎一首唱跳歌曲《谈笑一生》。

在练习室排练的时候,虽然吴莫愁是担任队长,但黄小蕾这种功能性或者说是热场交际性的性格,帮吴莫愁分担了很多协调团队、热络气氛的工作。

尤其是在对王心凌的细心照料上,黄小蕾一方面带动王心凌去大胆尝试大幅度的舞蹈动作,一方面也化身暖心大姐姐去开导王心凌,让王心凌可以很安心地打开自己,去接纳新事物、迎接新挑战。

四个人在卧室泡脚的时候,王心凌都说了自己是一个慢热的人,不太有安全感,需要一个熟悉的人在身边才会安心,是黄小蕾的贴心、细心很快打开了她,让她放心地融入到大家的集体里面。

然后还有“吃兔头”那一part,黄小蕾的硬气、豪气,与王心凌的乖萌和撒娇,形成鲜明的对比,非常有看头。

四川人、重庆人喜欢吃兔头,大家都是知道的,可对于我们的甜心Cindy来说,这可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啊。

黄小蕾一边掰开兔头的各个组织部位,一边就要站起来把兔子鼻梁上的那块脆骨塞给王心凌吃,弱小的王心凌只能撒娇地叫着,乞求黄小蕾不要给她吃。

黄小蕾还是不肯死心,继续从其他部位入手,问王心凌的记忆力最近是不是不太好,想让王心凌入套,就在王心凌还不知该怎么回答时,吴谨言出手相助了,提示王心凌该怎么回答,王心凌见机急忙说“对,很好”。

黄小蕾还是不罢休,说“你吃一些兔子的脑子,你就会变得聪明了”,王心凌求饶着说“我吃这个兔子的脸颊就够了,脑子我真的不行”,吴谨言看着王心凌这么无助的表情,用嘴接过了黄小蕾手里的兔脑。

吴莫愁全程充当一个吃瓜群众,眼神来回地在三人身上飘来飘去,最后看到吴谨言帮王心凌挡下了所有,发出一句感叹,“感觉跟挡酒似的。”

整个故事看下来,真的太好玩、太搞笑、太幸福了。

讲真的,相比于其他组的姐姐,王心凌、黄小蕾、吴莫愁和吴谨言这一组,是最快打成一片,相处得其乐融融的,从她们的谈心、玩闹、吃东西、自拍中,我们就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这份情谊。

此外,我们再来说说分组的事情。

从分组名单中我们可以发现,黄小蕾一组有粉丝基数强大的Cindy王心凌、唱跳俱佳的颇具人气的歌手吴莫愁,以及刚播出不久的古装剧《尚食》的女主吴谨言。

相比于宁静战队的那三组,像张俪、王紫璇,赵梦、郭采洁、薛凯琪,阿雅、毛俊杰,黄小蕾这一组的观众票数怎么着都不可能输给宁静战队的其中一组。

就算退一万步讲,最后加起来的总积分,那英战队输给了宁静战队,然后要从那英战队的三个组里选出票数最低的一组,再从这一组中淘汰两位个人票数最低的姐姐,怎么轮怎么排都不大可能落到黄小蕾这一组啊。

比如唱秀那组的刘恋、齐溪、朱洁静和唐诗逸,没有一个是名气大的,而一公舞台观众投票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就是从以往对姐姐明星的印象,再结合当晚的表现,投出自己的一票,就是你怎么想,都不会想到票数最低的竟然是黄小蕾她们。

最后归结下来,吴莫愁内定一公淘汰的消息,是最能解释为什么是吴莫愁、黄小蕾、王心凌、吴谨言这一组票房最低的原因。

因为吴莫愁必须得一公走,所以输的战队首先就得是那英战队,如果那英知道自己当初选了吴莫愁当队长就注定是自己战队会在一公PK时输掉比赛,不知心里会怎么想,还会说出那句“我随便出都比她(宁静战队)强”吗?

说到底,最可怜、最可惜、最不应该的,就是黄小蕾了,这么窝心、这么放得开、这么大气、这么爽朗、业务能力也很强的一个演员,当初选择和吴莫愁组成一组,就已经是进入了淘汰的候选名单,除了吴莫愁,剩下的两人——王心凌和吴谨言,黄小蕾自然是PK不过她们的,因为群众基础本身就薄弱,加上王心凌和吴谨言的的名气和地位,怎么着都不可能一公就走人。

是不是挺讽刺的?

因为吴莫愁的内定,因为自己名气不够大,和王心凌这么要好、初舞台solo让所有姐姐为她鼓掌的黄小蕾,就这样沦为牺牲品,随着吴莫愁的淘汰而淘汰,好无奈好遗憾呐!

一公舞台很快就会播出了,到时看到黄小蕾淘汰、要离开一起居住的宿舍时,我们的甜心教主王心凌,一定会哭得很凶,电视机前的“王心凌男孩们”,到时也准备好你们的纸巾,陪着Cindy宝贝一起哭吧。



下一篇:冬天的萝卜